您目前的位置: 首頁» 醫藥專項» 科技動態

丙肝新藥接連獲批上市 四大藥企爭奪中國藍海市場

得益于藥品優先審評審批政策,丙肝新藥接連獲批上市,但價格較為高昂,政府出面醫保談判,才能有望廣泛應用。

中國丙肝市場的“大蛋糕時代”要來了?

近日,國家食藥監總局(CFDA)同時批準吉利德公司(Gilead)口服丙肝藥索華迪 (索磷布韋 400mg),艾伯維公司(AbbVie)維建樂 (奧比帕利片)聯合易奇瑞 (達塞布韋鈉片)在華上市。

加上今年6月獲批的BMS旗下阿舒瑞韋軟膠囊和鹽酸達拉他韋片,8月獲批的強生西美瑞韋(Simeprevir),至此,在中國上市口服丙肝新藥的跨國藥企達到了四家,緊隨其后的還有正在審評中的默沙東旗下艾爾巴韋格拉瑞韋片。

受益于CFDA一年多以來的新藥審批提速,吉利德和艾伯維方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均表示,政策利好大大加快了丙肝新藥的上市進程。

吉利德是全球市場上的丙肝藥巨頭,旗下有多款丙肝藥物產品組合,創下多重銷售神話。此次在華獲批的索磷布韋Sovaldi2013年、2014年分別在美國和歐洲獲批,迄今已在79個國家獲批上市。

Sovaldi2013年底的上市帶動了全球丙肝藥物市場的快速擴容,2013年全球丙肝藥物市場規模約為50億美元,2014年大漲至180億美元,2015年升至240億美元。

 “索磷布韋預計在12月上市,價格一定會比美國更便宜。”吉利德中國總經理羅永慶1019日對記者表示,“上市的過程很快,后面兩個組合的藥物應該也會比原先預計的要快。”

艾伯維方面在接受記者時也表示,奧比帕利片和達塞布韋鈉片的獲批上市,得益于藥品優先審評審批政策建立的“綠色通道”,“共獲得了3次優先審評,艾伯維于20173月在國內申報新藥上市,從注冊申請提交到獲得批準,歷時6.5個月。

 “近來多個丙肝直接抗病毒(DAA)藥物獲批上市,標志著中國丙肝治療進入新時代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北京大學醫學部莊輝教授說,“從已有的全球數據來看,DAA療效數據和臨床研究數據基本相符,持續病毒學應答率都很高,說明DAA治療丙肝的效果很好。希望這類創新藥物能夠盡快納入國家醫保目錄,使更多丙肝患者獲益。

療效優異

丙型肝炎是中國第四大常見傳染病,目前約有1000萬感染者;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,全球丙型肝炎病毒(HCV)感染率約為2.8%,約1.85億人,每年因HCV感染導致的死亡病例約35萬例。

丙型肝炎病毒主要有6種基因型及多種亞型,各種類型HCV所采取的治療手段不盡相同,目前尚無有效的預防性丙型肝炎疫苗可供使用。

根據中華醫學會肝病學分會、中華醫學會感染病學分會2015年發布的《丙型肝炎防治指南》,HCV1b2a基因型在我國較為常見,其中56.8%1b型,其次為2型(24.1%)和3型(9.1%),6型相對較少(6.3%),主要在南方地區。

 “不同地區有顯著差異,我們在南疆地區也發現有4型感染者。”莊輝院士介紹,根據世衛組織在2016年提出的,要在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嚴重的公共衛生威脅,乙肝、丙肝診斷率要達到90%,治療覆蓋率達到80%,新發病率降低90%,治療后肝硬化、肝癌發生和死亡率降低65%,還有很大差距。

 “但目前丙肝治療形勢很好,我國今年批了好幾個新藥。”莊輝院士表示,“藥物選擇的特點,第一要高效,可以覆蓋所有基因型;第二,安全性、耐受性要好,不良事件發生率低;第三使用方便,丙肝藥物與其他藥物的相互作用要少;第四是適用人群廣泛,對特殊、難治的病人都有效。”

根據上述指南,我國HCV基因1型、2型、3型及6型病例,占所有丙型肝炎病毒病例的96%,而目前接受治療的丙型肝炎病毒患者不到1%

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暨肝病中心主任王貴強教授表示,目前我國治療HCV感染主要仍是干擾素+利巴韋林方案,且存在部分患者應答率較差、耐受性不佳、療程較長且安全性較低等情況。

干擾素(IFN)是一種廣譜抗病毒劑,并不直接殺傷或抑制病毒,主要通過細胞表面受體作用使細胞產生抗病毒蛋白,從而抑制病毒復制。

而索磷布韋片等丙肝直接抗病毒藥物(DAA)的上市被認為是治療HCV的轉折點,此類藥物可口服,療程較短,絕大部分患者能治愈。

如此次獲批的索華迪 (索磷布韋 400mg)用于與其他藥物聯合,治療成人及12-18歲青少年的全基因型(1-6型)丙型肝炎病毒感染。索華迪 也成為吉利德首個在華正式獲批的丙肝治療藥物。

艾伯維的維建樂 (奧比帕利片)聯合易奇瑞 (達塞布韋鈉片)治療方案,用于治療成人基因1型慢性丙型肝炎,包括無肝硬化或伴代償期肝硬化的患者,該治療方案全口服、無干擾素、可聯合或不聯合利巴韋林,療程可短至12周。

中國藍海市場

2014-2015年間,新一代直接抗病毒藥物的上市,快速拉動了全球丙肝藥物市場的大幅提升,吉利德、艾伯維、BMS、強生和默沙東的銷售在這期間都實現了穩步擴張。

原因之一是高昂的單價。索磷布韋 Sovaldi在美國的上市價格高達84000美元/療程(12周),每片藥折合1000美元,德國66000美元/療程,英國57000美元/療程;除了在印度政府強制的專利許可下,Sovaldi在印度賣出了大約每片10美元的價格,且在印度強悍的仿制藥環境下,Sovaldi在印度的價格可能還會持續走低。這也直接帶動了中國患者冒著巨大風險跨境就醫的現象產生,一位業界人士對記者透露,“但很多不合格藥物會致使患者基因型改變或復發,讓治療和市場更加混亂。”

盡管如此,Gilead還是將丙肝藥物產品組合在全世界賣得風生水起。

2016628日,FDA批準了GileadEpclusa上市,是首個獲批治療全部6種基因型HCV感染的藥物。而在當年發布截至630日的半年報中,Epclusa營收6400萬美元,也就是說其上市2天就賣出了6400萬美元,Epclusa2016年全球銷售額達到17.52億美元,令市場嘆為觀止。

此外,Gilead還擁有今年718日獲批上市的Vosevi,第二個全基因型的丙肝新藥。當然競爭也越發激烈,AbbVie旗下用于治療基因16HCV的藥物Maviret也于今年7月在歐盟上市獲批,且售價低至26400美元/療程(8周)。

即便如此,由于丙肝新藥的治愈率高達95%,意味著被治愈的患者越多,藥物市場規模會越來越小;在全球丙肝藥物市場充分競爭環境下,各家的銷售業績也在2016年開始下滑。

Evaluate Pharma今年6月發布的報告《World Preview 2017 Outlook to 2022》預測,盡管丙肝銷售額會大幅減少80%,但吉利德仍將在2022年繼續主導抗病毒市場。

Gilead今年財報顯示,2017年上半年總收入136.46億美元,相比2016年同期(155.70億美元)減少了近20億美元;HCV業務收入相比2017Q1有所反彈,三大丙肝產品合計貢獻了28.68億美元營收,但HCV業務還是總體萎縮了。

而相較于一片紅海的國際市場,擁有近20%患者人數且剛剛開啟丙肝新藥市場的中國,對于跨國藥企們來說簡直磨刀霍霍,如何打通渠道、切實增加藥品可及性、搶占市場是擺在各家面前一樣的問題。

20178月,中國藥學會與麥肯錫發布的《中國醫院藥品報告:深度洞察》顯示,中國20102012年間上市的24個創新藥物在20132016年間增速達27%2016年總收入高達44億元人民幣。讓藥品進院是藥物成功上市的關鍵,相對于各級城市的“一般表現”型藥物,“領先表現”型藥物在醫院進藥方面滲透更快。

但獲取中國市場份額是一場硬仗,在醫院渠道獲取市場份額對于創新藥物而言有一定難度,從第1年到第5年,24種創新藥物中,只有3種在各自所在治療領域里的份額提升了高于2%

另外,參與臨床試驗有助于加快新藥的采納。新藥上市后,藥物登記過程中參與臨床試驗的醫院,在新藥銷售方面表現十分突出。對于另一個跨國藥企喜歡的“以價換量”進醫保方式,上述報告顯示,“參與全國價格談判可以使銷量大幅提升,但總銷售額會下降。”